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北京人艺话剧《白鹿原》津门首演

图片 1

  6月1日至5日,首届天津曹禺国际戏剧节终极大戏——北京人艺根据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改编的同名话剧将在天津大剧院首演。话剧《白鹿原》重点刻画了白嘉轩、鹿子霖、田小娥等几个舞台形象,紧紧围绕白、鹿两家的历史命运叙述故事。2006年,《白鹿原》在首都剧场首演,时隔7年复排版依旧保留了首演的大部分阵容,孟冰为编剧,林兆华、李六乙为导演,濮存昕、郭达、卢芳领衔主演,天津籍演员王欣雨则扮演白嘉轩的女儿白灵。

北京3月4日电 一边是热闹的街市,撕心裂肺的呐喊,一边是沉重的锁链,前来寻找救赎的灵魂,3月3日,北京人艺大小剧场大幕拉开,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氛围。

       记得,那天下午,我一直沉浸在《白鹿原》中。

6月20日电 6月18日晚,北京人艺话剧《鱼眼》在北航晨兴音乐厅上演。关于爱和救赎的剧情跌宕起伏,演员们精湛的演技也感染了观众,场内不时爆发出笑声和掌声。

  北京人艺近日再度上演《白鹿原》,该剧由孟冰编剧,林兆华导演,濮存昕、郭达、卢芳、荆浩、傅迦、苗驰等主演,华山老腔艺术团仍加盟助演。图为该剧演出剧照。王雨晨摄

图片 2人艺话剧《关汉卿》二轮登台 剧院供图 摄

       书到结尾,寂寞凄凉,繁华喧嚣一时的白鹿原宛如昙花一现重新归于荒古。在这片土地上轰轰烈烈的演绎着各种故事的人们都有着属于自己命中注定的结局。黑娃与田小娥,白灵与鹿兆海,白嘉轩,鹿子霖,鹿三……这些有血有肉的人们曾赋予这片寂寞一时的苍茫大地无限的生机,当一切尘埃落定,所有发生过的故事不过是历史的缩影,惟叹一声,只留下白茫茫的一片大地,好干净。­

《鱼眼》讲述的是一个关于爱和救赎的故事,五个年轻人以真实的视角讲述了恋爱、婚姻、家庭的现实问题,在这个基础上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探讨了一种精神上的救赎。女摄影师王芷露接下离异商人聂远航的旅行跟拍任务,渐渐两人都互相产生了爱意,而聂远航身上的冷漠和谜团让他无法表露。当疑惑和秘密越来越多,甚至聂远航的前妻神秘出现时,性格独立的摄影师王芷露选择了对自己和对所爱之人的精神救赎。

同一天首演的是去年新排大戏《关汉卿》和小剧场保留剧目——希腊悲剧《晚餐》。这一大一小、一中一外的剧目所讲述的故事虽然古远,但其背后的主题在此刻的呈现却一样依旧贴近人性,易于引发观者共情和震撼。

       雪天慢坡地里的白鹿精灵,多次的出现。在世辈相传的神话里,在白嘉轩的图纸里,在众人的梦境里……如果当初白嘉轩没有在雪地里挖出白鹿,就不会与鹿子霖交换土地,就不会发生以后那么多的故事……多年以后,当他驮着腰背参加镇压黑娃的**,看到高台上主持大会的儿子,临刑前黑娃清亮的泪珠时,忽然间想起在那个大雪的早晨,发现白鹿精灵的情景。心生无限凄凉。在这冥冥之中,结局仿佛早已注定,人与人,自有宿命。

图片 3

图片 4北京人艺小剧场话剧《晚餐》再次上演 剧院供图 摄

           在《白鹿原》中每一个土匪背后都有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每一个女人都有一个悲凉的结局.芒儿是,黑娃也是;田小娥如此,白灵也如此。暂且抛开感官刺激的男女两性场面,我相信田小娥与黑娃之间是有爱情的,不然仅靠肉体的依恋,她不会甘愿陪黑娃住破窑吃糠咽菜,不会为了就黑娃而委身于卑鄙无耻的鹿子霖。也相信在田小娥短暂的一生中爱过白孝文,先是带有负罪感的同情,而后日久生情的依恋。在她死后,白孝文再次来到破窑的那一段描写,其深情怎能用一对偷欢的男女呢来形容呢。在所有与她发生肉体关系的男人中她只爱过这两个男人。只不过爱黑娃爱的更深一些。她敢爱敢恨 ,敢反抗。这个生前周旋于男人之间被世人所不容,死后魂魄又遭镇压的女子,穷尽一生都在反叛,用肉体,用灵魂。 不能不说田小娥的一生是个悲剧.当黑娃再次娶妻,衣锦还乡之时,尽管他没有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再去破窑中缅怀那个一颦一笑都刻入他脑海的女子,但那六棱塔中的魂魄他怎么能忘得了?

整部话剧勾人心弦,层层推进,张弛有度的节奏牢牢牵住了场内观众的心。在看到王芷露的姐夫为了让妻子怀上孩子想尽办法时,姐夫幽默却不夸张的演技让观众无数次放声大笑;在王芷露发现聂远航居然有收集鱼眼的“怪癖”时,观众又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在矛盾冲突的最高点,前妻站出来指责聂远航的“恶人行径”时,场内观众都屏气凝神,无比期待接下来的剧情。最后,当王芷露选择拥抱聂远航,并愿意和他一起带给女儿妞妞一个完整美好的世界时,观众席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关汉卿》是田汉戏剧作品的代表作,而今年的3月12日也恰逢田汉先生诞辰120周年的纪念日,选择这个档期上演他的作品也是北京人艺对田汉这样一位戏剧家的纪念与致敬。经过去年的首轮上演,二度跟观众见面的《关汉卿》更多了几分沉稳,“我们今年的演出跟去年比,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我们可以更大胆地在舞台上有停顿。这个“停”不容易,这代表着演员内心更自信,节奏更稳。新的作品、新的角色需要一个认知过程,经过这段时间的打磨,我们的演员能够把角色融在自己身上。”导演唐烨介绍道。“我跟演员说,感动了自己不是目的,要把自己体会到的带给观众,感动了观众才可以。”

           白灵的形象其实很淡薄(我个人以为),尽管白灵是作为一代新人的形象出现在读者面前的。是的,她够叛逆,上洋学,破墙而出,一腔热血奔革命,但书上说她吃过很多苦么,没有,在家里她是大小姐,在外,她是没有多少经验的女学生,就连前途也要掷铜币来决定。其次,白灵与鹿兆鹏鹿兆海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什么以前明明喜欢兆海,最后却嫁给了兆鹏,是爱情么,不是。也许真正的爱情发生在她与鹿兆海掷铜币的一瞬间。白灵与鹿兆鹏结合,是在不确定是否有明天的恐慌之中,就像我们,如果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那么现在的一切都已无所谓。没有希望的时候,什么都不再重要。就像《穆斯林的葬礼》中,玉儿与韩子奇的婚姻,那是男女在困顿时刻的相濡以沫,是人性的本能,包括生理需求与感情需要。在动乱的世界里寻求一份心理的安定,人不孤独,心不彷徨,在这种背景下,只要拥有过,谁又会在乎天长地久呢。兆海说"我这辈子不结婚”,可是后来,他还是结婚了,海誓山盟毕竟不是现实,日子总要过下去。那个酷似白灵的女子也许永远不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代品……

图片 5

充满历史背景的作品,一群充满激情的年轻人,《关汉卿》剧组呈现出一种老和新的“反差”,而这种反差恰恰体现了北京人艺的创作现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走到舞台中间。“我们这是一个年轻的团队,他们身上最宝贵的就是热情和真诚。”导演唐烨称。而同为年轻演员中的“老面孔”,王斑和于明加也同样在这部戏中完成了自我的成长,“关汉卿对于我来说可以说是一个转型的角色,以往大家想起我会是哈姆雷特、周萍、曾文清等小生形象,到关汉卿这个角色已经开始向老生转变。角色的分量很重,而关于他的历史记载又很少,演他就要从剧本中找出这个人物的精神,观众认同了,才会情不自禁地鼓掌。”而扮演剧中重要的女性角色——朱帘秀的于明加虽然有《蔡文姬》的历史剧演出经验,但仍然感慨出演该剧的不易,“这部剧的形式感很强,有很多戏曲的程式化表达,故事本身没有所谓的悬念,这样要吸引观众就很考验人。只有让观众看到我们的真情感,才能走进观众心里。”

        看的太仓促,书中的情节只有模糊地轮廓,只是感叹,生命短暂如夏花,由绚烂至于委顿,而在知道所有结局的一刻,是否每一颗饱经风雨的心都会释然,将一切看淡,然后回首,默然微笑。尽管笑中带有一份沧桑与苦涩……

剧中大量犀利的台词,直击人的内心,同时又不乏温馨场景,给人以爱的力量。而剧中另一对主人公,王芷露的表姐和表姐夫,则用大量轻松幽默的对白,让人笑过之后找到共鸣。“我们在讲述年轻人的故事,但又不是简单地在说爱情,我们要展示一种年轻人的观念想法,也许与我们不一样,但值得我们去关注和思考。剧中每个主人公都有自己鲜明的特点,都值得大家去爱。”导演唐烨表示。

无论是关汉卿身上的文人气节还是他与朱帘秀的大情大义,都让观众看到了一个历史人物的温度,让观众在戏剧舞台上得以穿越历史,追寻失落的文化记忆。而小剧场的《晚餐》则在残酷之下给人以心灵的震撼。《晚餐》虽然围绕着古希腊悲剧展开,接续古希腊悲剧作家埃斯库罗斯的三联剧:《阿伽门农》、《奠酒人》和《复仇女神》,讲述的是阿伽门农及妻子和他们的情人死后的故事,但全剧却是一个反战主题,通过剧中几个人物面对曾经的复仇和杀戮所带来的伤痛的忏悔,以及面对新的痛苦的无能为力,来表现战争的残酷和原谅与宽恕的力量。

图片 6

经过了百场的锤炼,《晚餐》已经是北京人艺小剧场剧目的保留之作,导演罗锦鳞却没有放松对每一场演出的要求,“排练过程中新加盟的演员在努力体会角色的情感,寻找角色的自我感觉,并挖掘角色的贯串行动,从首演就参与的老演员,仍然在加深对人物的理解,从相互交流的细节中体会角色的心境和深化剧本的内涵。”罗锦鳞介绍称,希望让每一位来观看《晚餐》的观众在悲剧中感受心灵的宣泄、净化与陶冶。

极有张力的情感和源自现实又高于现实的精神寄托让《鱼眼》这部话剧受到了观众的喜爱和追崇,在演出结束后,部分观众还留下来与演员和主创合影留念。

据悉,《关汉卿》本轮演出将持续至3月12日,《晚餐》将持续至19日。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于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人艺话剧《白鹿原》津门首演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